講中國歷史,看歷史知識,盡在講歷史網
您的位置: 哈高科股票行情 > 歷史名人
王粲()
中文名:王粲
別名:王仲宣、王侍中
國籍:東漢
民族:漢族
出生地:山陽郡高平縣(今山東微山兩城鎮)
出生日期:公元177年
逝世日期:公元217年2月17日
職業:文學家、詩人
人物介紹:

王粲(177年—217年2月17日 ),字仲宣。山陽郡高平縣(今山東微山兩城鎮)人。東漢末年文學家,“建安七子”之一。少有才名,為著名學者蔡邕所賞識。初平二年(192年),因關中騷亂,前往荊州依靠劉表,客居荊州十余年,有志不伸,心懷頗郁郁。建安十三年(208年),曹操南征荊州,不久,劉表病逝,其子劉琮舉州投降,王粲也歸曹操,深得曹氏父子信賴,賜爵關內侯。建安十八年(213年),魏王國建立,王粲任侍中。建安二十二年(216年),王粲隨曹操南征孫權,于北還途中病逝,終年四十一歲。

王粲善屬文,其詩賦為建安七子之冠,又與曹植并稱“曹王”。著《英雄記》,《三國志·王粲傳》記王粲著詩、賦、論、議近60篇 ,《隋書·經籍志》著錄有文集十一卷。明人張溥輯有《王侍中集》。

王粲參與事件/話題
王粲資料
王粲簡介
文章
  • 中文名王粲
  • 別名王仲宣、王侍中
  • 國籍東漢
  • 民族漢族
  • 出生地山陽郡高平縣(今山東微山兩城鎮)
  • 出生日期公元177年
  • 逝世日期公元217年2月17日
  • 職業文學家、詩人
  • 主要成就建安文學的杰出代表
  • 代表作品《王侍中集》、《登樓賦》
  • 官職丞相掾、軍謀祭酒、侍中
  • 封爵關內侯
  • 地位建安七子之一
  • 特征貌寢而體弱通侻
  • 榮譽七子之冠冕
<h2><strong>人物生平</strong></h2><h3><strong>出身名門</strong></h3>王粲出身于名門望族,他的曾祖父王龔,在漢順帝時任太尉;祖父王暢,在漢靈帝時任司空,是當時的名士,都位列三公。王粲的父親王謙,曾任大將軍何進的長史。&nbsp;<p>公元191年(初平二年),漢獻帝被董卓控制,西遷至長安,王粲也隨同前往。當時的著名學者、左中郎將蔡邕一見到王粲,就覺得他是個奇才。當時蔡邕的才學天下聞名,受到滿朝官員的敬重,蔡邕府第前經常是車馬填巷,他家的客廳也常賓客滿坐。一天,蔡邕聽說王粲在門外求見,便急忙出迎,連鞋子穿倒了也顧不上。王粲一進門,因為他年紀小,身材又矮,滿屋的人都感到很吃驚。蔡邕說:“這位是司空王公(王暢)的孫子王粲,他確實是奇才,讓我自愧不如。我家里收藏的書籍文章,應該全部送給他?!?amp;nbsp;</p><h3><strong>懷才不遇</strong></h3><p>公元193年(初平四年),王粲十七歲的時候,受司徒征辟,又被召為黃門侍郎。王粲因為長安局勢混亂,沒有赴任。&nbsp;不久,他到荊州去投靠自己的同鄉、荊州牧劉表。劉表見他狀貌不揚,身體孱弱,又不拘小節,所以不太看重他。&nbsp;</p><p>公元198年(建安三年),長沙太守張羨聽從桓階建議,舉長沙、零陵、桂陽三郡之兵背叛劉表,劉表發兵討伐。&nbsp;為了宣傳這次出征,就由王粲執筆寫了一篇《三輔論》,以示師出有名。其中寫道:“長沙不軌,敢作亂違,我牧睹其然,乃赫爾發憤,且上征下戰,去暴舉順?!鄙昝饔帽聳俏恕叭ケ┚偎場?。</p><p>公元202年(建安七年),在官渡之戰后兩年,袁紹病死,他的兩個兒子袁譚、袁尚兄弟鬩墻。劉表為了勸和,讓王粲起草了《為劉荊州諫袁譚書》和《為劉荊州與袁尚書》。書中勸解袁氏兄弟毋作鬩墻之斗,應當聯合御侮,既曉之以理,又動之以情,甚有文彩,張溥在《王侍中集題辭》評價兩文“詞章縱橫”。</p><h3><strong>歸附曹操</strong></h3><p>公元208年(建安十三年),劉表病死后,王粲力勸劉表的兒子劉琮歸附曹操。荊州平定后,曹操任命他為丞相掾,賜王粲爵關內侯。一次,曹操在漢水邊設宴款待百官,王粲給曹操敬酒說:“當今袁紹崛起河北,倚仗兵多將廣,志在奪取天下,但雖愛惜賢才卻不能重用,因此那些奇士終歸離他而去。劉表盤踞荊楚,從容不迫,坐觀時變,自以為可以仿效周文王。那些避難到荊州來的賢士,都是海內的俊杰,可劉表卻不善于任用他們,結果當國家危難之際卻無人輔佐他。明公您平定冀州的時候,下車伊始就忙著整頓冀州的軍隊,收錄當地的豪杰各盡其用,因此能稱雄天下。等到平定了江、漢,又征召這一帶的賢才各居其位,使天下歸心,望風歸附,文武并用,英雄盡力,這些都是夏、商、周三代開國國君才能做到的事情??!&nbsp;”后來,王粲又被調任軍謀祭酒。&nbsp;</p><h3><strong>魏王侍中</strong></h3>公元213年(建安十八年),魏王國建立以后,王粲與和洽、衛覬、杜襲一同被任命為侍中,王粲因博學多識,總能做到對答如流。當時舊禮儀制度廢弛殆盡,需要重新制定,王粲與衛覬等負責除舊布新,制定新的典章。&nbsp;據《決疑要注》記載:漢末喪亂時,玉佩斷絕消失。而王粲認得舊佩,才重新作之。西晉時的玉佩,都是受法于王粲。&nbsp;<p>在曹操幕府,王粲不但受到賞識和重用,而且他同曹丕、曹植的關系也相當密切,建立了深厚的友誼。曹丕、曹植非常尊重王粲,他們之間經常有詩賦往還。</p><p>據《典略》記載;王粲才高,擅應機辯論。當時,鐘繇、王朗等盡管都在魏王國任卿相之職,但一到朝廷奏議,都停筆措手不及。&nbsp;</p><p>公元216年(建安二十一年),王粲隨曹操南征孫權。&nbsp;</p><h3><strong>驢鳴悼亡</strong></h3><p>公元217年(建安二十二年)春正月二十四日&nbsp;(2月17日),王粲在返回鄴城途中病逝,時年四十一歲。&nbsp;當時的曹丕還是世子,親率眾文士為其送葬。為了寄托對王粲的眷戀之情,曹丕對王粲的生前好友們說:“仲宣平日最愛聽驢叫,讓我們學一次驢叫,為他送行吧!”于是,一片驢叫之聲。這就是著名的驢鳴送葬。葬禮之后,曹植又作《王仲宣誄》,可見二人其交情確實非同尋常。</p><h2><strong>人物地位</strong></h2><h3><strong>文學</strong></h3>在文學上,王粲與孔融、徐干、陳琳、阮瑀、應玚、劉楨并稱“建安七子”。而王粲不僅名列七子,而且是其中成就較大的一個,與曹植并稱“曹王”。梁朝大文學評論家劉勰在《文心雕龍·才略》中贊譽王粲為“七子之冠冕”。同時,由于王粲的特殊經歷和貢獻,也使他成了中國古代幕府中的一名佼佼者。<p>王粲賦今存20多篇,篇帙短小,大多為騷體。最為人傳誦的是作于客居荊州時期的《登樓賦》。它摒棄了漢賦鋪張揚厲的傳統寫法,以簡潔明快的語句,憂愍世道,懷念故鄉,熱烈冀望太平盛世的到來;對自己的坎坷遭遇,也發出了強烈的感慨。賦中寫景與抒情緊密結合,是其一大藝術特色。在抒情小賦的發展過程中,這篇作品具有重要地位。王粲散文以他為劉表擬的《為劉荊州諫袁譚書》和《為劉荊州與袁尚書》比較成功。</p><p>王粲于建安十三年歸順曹操,在此之前的作品或紀漢末戰亂,或寫其流落荊州時的羈旅之情和壯志難酬的感慨,如《七哀詩》;歸順曹操后,主要是隨曹操出征的感受,這些詩再現了漢末戰亂的田園荒蕪和滿目瘡痍,也歌頌了曹操的英明神武,同時也表達了自己追隨曹操為過效力的意愿。</p><p>同他的仕途遭遇相一致,王粲的文學活動,大體上也可以劃分為前后兩個時期,劃分的界線就是建安十三年的歸附曹操。前期他主要在荊州過著流寓生活,親歷過戰亂災禍,又長期得不到施展抱負的機會,憂國憂民之情與懷才不遇之憤糾結在一道,使他的文學作品籠罩著一層悲凄憤悱的情調。</p>后期他在曹操幕中,一方面受到北方廣大地區已經實現統一的形勢的鼓舞,一方面也因擔任重要官職而激發起建功立業的信心,所以他的創作基調又轉變為激奮昂揚。如分別寫于曹操西征關右和東征孫權的《從軍詩》五首,便對曹軍的征伐作了熱烈歌頌,同時也表達了作者從軍征戰、建功立業的激昂情緒。<p>據《三國志》記載,王粲有詩、賦、論、議近六十篇。&nbsp;《隋書·經籍志》著錄有《王粲集》11卷,《去伐論集》3卷、《漢末英雄記》10卷,皆佚。明代張溥輯有《王侍中集》1卷。&nbsp;嚴可均《全后漢文》卷90—91輯錄有其辭賦奏疏。中華書局出版有俞紹初校點的《王粲集》。現世存詩23首。</p><h3><strong>藏書</strong></h3><p>王粲的藏書主要得自于蔡邕所贈,相傳他登門拜謁蔡邕,蔡邕“倒履迎之”,并言“吾家書籍文章,盡當予之”。蔡邕故后,即履行了他的諾言,將其藏書數車六千余卷贈與王粲。年老時,其藏書已達萬卷。&nbsp;</p><h2><strong>歷史評價</strong></h2>蔡邕:“此王公孫也,有異才,吾不如也?!?amp;nbsp;<p>曹丕:“今之文人,魯國孔融、廣陵陳琳、山陽王粲、北海徐干、陳留阮瑀、汝南應玚、東平劉楨,斯七子者,于學無所遺,于辭無所假,咸自以騁騏驥于千里,仰齊足而并馳。粲長于辭賦。干時有逸氣,然非粲匹也。如粲之初征、登樓、槐賦、征思,干之玄猿、漏卮、圓扇、橘賦,雖張&nbsp;(張衡)、蔡(蔡邕)不過也,然于他文未能稱是?!?lt;/p><p>曹植:“①既有令德,材技廣宜。疆記洽聞,幽贊微言。文若春華,思若泉涌。發言可詠,下筆成篇。何道不洽,何藝不閑?!薄阿諼糝儺啦屆逗耗?,孔璋鷹揚於河朔,偉長擅名於青土,公干振藻於海隅,德璉發跡於大魏,足下高視於上京?!?lt;/p><p>《典略》:“粲才既高,辯論應機。鐘繇、王朗等雖各為魏卿相,至于朝廷奏議,皆閣筆不能措手?!?lt;/p><p>陳壽《三國志》:“昔文帝、陳王以公子之尊,博好文采,同聲相應,才士并出,惟粲等六人最見名目。粲特處常伯之官,興一代之制,然其沖虛德宇,未若徐干之粹也?!?amp;nbsp;</p><p>謝靈運:“①家本秦川,貴公子孫,遭亂流寓,自傷情多?!薄阿謨睦魑舯纜?,桓靈今板蕩。伊洛既燎煙,函崤沒無像。整裝辭秦川,秣馬赴楚壤。沮漳自可美,客心非外獎。常嘆詩人言,式微何由往。上宰奉皇靈,侯伯咸宗長。云騎亂漢南,紀郢皆掃蕩。排霧屬盛明,披云對清朗。慶泰欲重疊,公子特先賞。不謂息肩愿,一旦值明兩。并載游鄴京,方舟泛河廣。綢繆清燕娛,寂寥梁棟響。既作長夜飲,豈顧乘日養! ”&nbsp;</p><p>劉勰:“傅嘏、王粲,校練名理?!?amp;nbsp;“仲宣溢才,捷而能密,文多兼善,辭少瑕累,摘其詩賦,則七子之冠冕乎!”&nbsp;</p><p>沈約:“若夫平子艷發,文以情變,絕唱高蹤,久無嗣響。至于建安,曹氏基命,二祖陳王,咸蓄盛藻,甫乃以情緯文,以文被質。自漢至魏,四百余年,辭人才子,文體三變。相如巧為形似之言,班固長于情理之說,子建、仲宣以氣質為體,并標能擅美,獨映當時?!?lt;/p><p>鐘嶸:“其源出于李陵。發愀愴之詞,文秀而質羸。在曹、劉間,別構一體。方陳思不足,比魏文有余?!?lt;/p><p>蕭綱:“但以當世之作,歷方古之才人,遠則揚、馬、曹、王,近則潘、陸、顏、謝,而觀其遣辭用心,了不相似?!?lt;/p><p>房玄齡:“逮乎當涂基命,文宗蔚起,三祖葉其高韻,七子分其麗則,《翰林》總其菁華,《典論》詳其藻絢,彬蔚之美,競爽當年。獨彼陳王,思風遒舉,備乎典奧,懸諸日月?!?lt;/p><p>駱賓王:“河朔詞人,王、劉為稱首;洛陽才子,潘、左為先覺。若乃子建之牢籠群彥,士衡之籍甚當時,并文苑之羽儀,詩人之龜鏡?!?lt;/p>于頔:“詩自風雅道息,二百余年而騷人作。其旨愁思,其文婉麗,亡楚之變風歟?至西漢李陵、蘇武,始全為五言詩體,源于風,流于騷,故多憂傷離遠之情。梁昭明所撰《文選》,錄古詩十九道,亡其名氏。觀其辭,蓋東漢之世,亦蘇李之流也。自建安中王仲宣、曹子建鼓其風,晉世陸士衡、潘安仁揚其波。王曹以氣勝,潘陸以文尚。氣勝者魏祖興武功,于二京已覆;文尚者晉武圖帝業,于五胡肇亂?!?lt;p>獨孤及:“且文之為體也,必當詞與旨相經,文與聲相會。詞義不暢,則情旨不宣;文理不清,則聲節不亮。詩人因聲以緝韻,沿旨以制詞,理亂之所由,風雅之所在。固不可以孤音絕唱,寫流遁于胸懷;棄徵捐商,混妍蚩于耳目,自當晞圣藻于天文,聽仙章于廣樂,屈、宋為涯島,班、馬為堤防,粲、植為陸落,潘、陸為郊境,搴瑯玕于江、鮑之樹,采花蕊于顏、謝之園,何、劉準其衡軸,任、沈程其粉黛,然后為得也。若乃才不半古,而論已過之,妄動刀尺,輕移律呂,脫略先輩,迷詿后昆,此明時所當變也?!?amp;nbsp;</p><p>白居易:“身是鄧伯道,世無王仲宣。只應分付女,留與外孫傳?!?lt;/p><p>羅大經:“仲宣不依曹、黃、二袁,而依劉表,意亦可見。故仲宣之忠于漢,陶淵明之忠于晉,羅昭諫之忠于唐,皆詩人文士之識大義有氣節者?!?amp;nbsp;</p><p>陳繹曾:“王粲真實有余,澄濾不足?!?lt;/p><p>陸時雍:“子桓、王粲,時激風雅余波,子桓逸而近風,王粲莊而近雅?!?lt;/p><p>陳祚明:“王仲宣詩跌宕不足而真摯有余,傷亂之情,小雅變風之余也。與子桓兄弟氣體本殊,無緣相比?!?lt;/p><p>方東樹:“建安七子,除陳思,其余略同,而仲宣為偉,局面闊大。公干氣緊,不如仲宣?!薄安粵貢?,才力豪健,陳思而下,一人而已?!?lt;/p><h2><strong>軼事典故</strong></h2><h3><strong>過目不忘</strong></h3>王典故粲少時即有才名,博聞強記,有過目不忘之才?!度盡の菏欏ね豸喲匪鄧隕樸詡撲?。作算術,很簡捷地就能得出正確答案。并且擅長寫文章,總是一揮而就,從來不用修改,時人常常以為他是預先寫好的,但他們盡管反復精心構思,寫出的文章也沒法超過王粲。&nbsp;《三國志·魏書·王粲傳》記載的兩件小事,證明了王粲確實是一個記憶力超強的人。<p>一天,王粲和友人同行,看見路邊有座古碑,就站在那兒朗讀起來。友人問他:“你能背誦嗎?”王粲回答:“能?!庇訝說奔唇興砣ケ乘斜?,結果一字不差。&nbsp;</p><p>有一次,王粲看別人下圍棋,有人不小心碰亂了棋子,他說能幫著人家按原來的局勢把棋子重新擺好。下棋的人不信,拿出塊手帕蓋在棋盤上,讓他換個棋盤重擺,結果,連一道的誤差也沒有。王粲就是這樣博識強記。&nbsp;</p><h3><strong>晝侍可矣</strong></h3>王粲記憶力強,見聞廣博,所以曹操出外游覽觀賞,王粲多次同車隨行,至于受到的尊敬卻不如和洽、杜襲。杜襲曾經單獨被曹操召見,一直到半夜。王粲生性急躁好勝,從座位上站起來說:“不知曹公對杜襲說了些什么?”和洽笑著回答說:“天下的事難道能全都知道嗎?您白天侍奉曹公就可以了,為這郁郁不樂,您想一個人都兼顧起來嗎?”&nbsp;<h3><strong>眉毛脫落</strong></h3>王粲二十多歲時,曾遇“醫圣”張機,他對王粲說:“你已經患病了,應該及早治療。如若不然,到了四十歲,眉毛就會脫落。眉毛脫落后半年,就會死去。現在服五石湯,還可挽救?!笨墑峭豸猶撕懿桓咝?,自認文雅、高貴,身體又沒什么不舒服,便不聽他的話,更不吃藥。過了幾天,張仲景又見到王粲,就問他:“吃藥沒有?”王粲騙他說:“已經吃了?!閉胖倬叭險婀鄄煲幌濾納襠?,搖搖頭,嚴肅而又深情地對王粲說:“你并沒有吃藥,你的神色跟往時一般。你為什么諱疾忌醫,把自己的生命看得這樣輕呢?”王粲始終不信張仲景的話,二十年后眉毛果然慢慢地脫落,眉毛脫落后半年就死了。&nbsp;<h2><strong>親屬成員</strong></h2><h3><strong>曾祖</strong></h3><p>王龔,字伯宗,官至太尉。&nbsp;</p><h3><strong>祖父</strong></h3><p>王暢,字叔茂,官至司空。&nbsp;</p><h3><strong>父親</strong></h3><p>王謙,官至大將軍何進的長史。&nbsp;</p><h3><strong>兒子</strong></h3><p>王粲有二子,受魏諷謀反案牽連,都被曹丕誅殺。&nbsp;</p><h3><strong>從孫</strong></h3><p>王宏,字正宗,在西晉官至大司農、司隸校尉、尚書,卒贈太常。&nbsp;</p><h2><strong>相關遺跡</strong></h2><h3><strong>王粲故居</strong></h3><p>王粲故居在湖北襄陽萬山,萬山北坡有王粲故居遺址和王粲井。山上原建有幽蘭寺,明萬歷初改為保堤寺,一說王粲井為寺廟生活用井,由于當時寺僧眾多,山高井深,提水艱辛,所以又叫苦井。</p><h3><strong>仲宣樓</strong></h3><p>仲宣樓是為紀念王粲而修建的。據《襄陽府志》記載,此樓毀于民國初年,其模樣無人知曉,更無圖可查。在重建時,只好參考毀于抗日時期的鄰近該樓的魁星樓建筑結構。如今仲宣樓,就是1993年襄樊市政府依據魁星樓修建的。整個仲宣樓高17米,總面積650平方米,可分為城墻、城臺和主體樓三大部分。</p><p>仲宣樓、黃鶴樓、晴川閣和岳陽樓,是“楚天四大名樓”。 襄陽的仲宣樓在襄陽城東南角城墻之上, 樓前立有王粲石雕像,樓內懸掛有沈鵬等名家題寫的“仲宣樓”等8幅匾聯,有壁畫石刻建安七子圖。</p><h2><strong>藝術形象</strong></h2><h3><strong>文學形象</strong></h3><p>鄭光祖《王粲登樓》</p><p>羅貫中《三國志通俗演義》</p>

Copyright ? 2015-2018 講歷史 哈高科股票行情 www.935657.tw All Rights Reserved. ICP備案:晉ICP備19014573號-4

{ganrao}